第六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我們看到短短一年之內     DATE: 2019-10-25 08:01

當然,第六屆世界這些標題和設計應該具有相同的美學特征和氛圍,確保整個廣告的一致性和連續性。

甚至不得不說,互聯網90后的個性標簽甚至被所謂的創業明星帶壞了。我們看到短短一年之內,第六屆世界禮物說、一起唱、神奇百貨等新晉公司,在其創始人的90后明星光環下,皆輕而易舉地進行了千萬級別的融資,一時風頭盡顯。

第六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至于融資,互聯網由于90后創業標簽的價值或許已經被接連不斷的負面新聞消耗,互聯網所以再融資對不占任何優勢的90后創業者來說,已著實困難,尤其是資本寒冬尚未度過,謹小慎微成了眾多投資者的統一態度。比如曾經以“童顏巨乳”“高考狀元”和“性解放者”為標簽的馬佳佳,第六屆世界她的泡否科技僅維持不到一年就關門大吉,第六屆世界王凱歆的神奇百貨也是如此,而歷經三輪融資、商業模式更為成熟的一起唱,去年年初就陷入資金鏈斷裂的困境,甚至直言連全體員工一個月的工資都發不起。天下熙熙攘攘,互聯網皆利來利往,互聯網正是看到了這群所謂的創業明星在90后人群中的引領作用,更多的資本開始尋求和押注90后創業者的未來,他們甚至是不關心產品或者商業模式。

第六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這主要是因為眾多90后初創企業在發展之初,第六屆世界就被帶上了商業炒作的舞臺,第六屆世界甚至大部分公司還未形成清晰的商業模式,其用戶也是在創始人的知名度影響下發展的,可以說可能并沒有找到市場的硬性需求,依賴開源節流可能支撐不到公司盈利的時候。又或者通過炒作個性標簽獲得的成就過于耀眼,互聯網使他們難以放棄這一更簡單的成功道路,互聯網以至于妄圖通過個人影響力帶動整個公司的運營,這是更致命的錯誤。

第六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從創始人的角度來講,第六屆世界90后的標簽曾經將他們推上高峰,第六屆世界可現在看來,可能也正是因為這個標簽自帶的商業價值,才使得他們一味地沉迷于販賣標簽得來的成就,而忽略了一個公司立足的根本是尊重商業法則,創業者應該具備一個領導者和管理者的基本素質。

比如,互聯網張狂折射出90后的無畏精神,互聯網但張狂和吹牛還是有本質區別的,前者需要自身實力作為支撐,而后者無論是建立在外力推崇還是盲目樂觀上,都違背一個初創者的基本姿態。記憶最深的是七月說的那句:第六屆世界“我恨過你,但我也只有你”。

而從2015年3月29日到2016年3月29日,互聯網接受IPO輔導的新三板掛牌公司還不到120家。并且,第六屆世界從2016年3月29日到2017年3月29日,接受IPO輔導的新三板掛牌公司達到294家。

回頭看,互聯網還是老老實實得IPO更踏實,玩套路總是提心吊膽的。根據東方財富choice金融終端統計顯示,第六屆世界從去年的12月到今年的3月短短的3個月的時間就已經有3家新三板的公司轉板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