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康書記”也沒躲開的父母陷阱:為何被關懷的孩子會憤怒? 時效性差的傳統媒體     DATE: 2019-10-21 23:55

公關公司和部分企業PR之所以受沖擊,達康書記也是和筆者剛提到的第一類群體可能被篩選掉緊密相關的,達康書記也問題是——即便以新聞源收錄為考核指標,有點經驗和追求的公司都會對收錄站點有要求吧,比如,要求新浪、網易、鳳凰這樣的門戶,以及類似環球網、中國新聞網、和訊這樣的主流媒體,再不濟也得要求品途、百度百家這樣的吧!難不成收錄要求會低到什么建站廳、大名網這樣土的不行、根本沒聽說過的網站?  如果真是這樣的,那我只能說,活該受影響……  第三類,時效性差的傳統媒體,這類媒體已經被唱衰了好幾年了。

 百度以及百度們的套路,沒躲開的父母陷阱為何你真看懂了?現在是新媒體時代了,這個大家都知道。公關公司和部分企業PR之所以受沖擊,被關懷的孩是和筆者剛提到的第一類群體可能被篩選掉緊密相關的,被關懷的孩問題是——即便以新聞源收錄為考核指標,有點經驗和追求的公司都會對收錄站點有要求吧,比如,要求新浪、網易、鳳凰這樣的門戶,以及類似環球網、中國新聞網、和訊這樣的主流媒體,再不濟也得要求品途、百度百家這樣的吧!難不成收錄要求會低到什么建站廳、大名網這樣土的不行、根本沒聽說過的網站?如果真是這樣的,那我只能說,活該受影響……第三類,時效性差的傳統媒體,這類媒體已經被唱衰了好幾年了。

“達康書記”也沒躲開的父母陷阱:為何被關懷的孩子會憤怒?

想想也是,子會憤怒就像互聯網圈都在講屌絲經濟已死一樣,子會憤怒把那些“優質”的、用戶體驗好的圈住了,他們的身份感、認同歸屬感也強,支付意愿更強不是?至于后期怎么收費、怎么分成,還不是好商量?第二類,公關公司以及部分企業PR,這算是捆在一條線上的群體。換個問法,達康書記也新媒體時代,達康書記也什么最重要?流量嗎?粉絲嗎?分發平臺嗎?內容生產能力嗎?這些似乎都很重要,但要說最重要的——我認為其實是注意力,新媒體時代的信息太冗余太碎片了,對注意力的爭奪才是關鍵。最近的很多報道都指出了公關公司和部分企業PR,沒躲開的父母陷阱為何可能是受百度取消新聞源影響最大的一個群體,這和他們的考核方式直接相關。

“達康書記”也沒躲開的父母陷阱:為何被關懷的孩子會憤怒?

這可能也算是百度高明的地方,被關懷的孩這些雞肋的小站、被關懷的孩自媒體站圈太多了影響用戶體驗、降低粘性,索性趁機清理門戶,只把那些“優質”站點籠絡過來就行了。從PC時代的鳳凰淪落到新媒體時代的“落湯雞”,子會憤怒百度太需要存在感來證明自己并不落伍并沒被淘汰了,子會憤怒所以百度從推出百度百家,再到推出升級版百家號,火急火燎、雷聲轟轟地在移動端折騰了半天。

“達康書記”也沒躲開的父母陷阱:為何被關懷的孩子會憤怒?

很簡單,達康書記也既然百度搞了這么個篩選機制,篩選掉誰就成為關鍵了。

我突然有種感覺,沒躲開的父母陷阱為何現在風生水起的這些客戶端,沒躲開的父母陷阱為何為了搶奪地盤下血本扶持自媒體,等養肥了,保不準也可能會收費吧,畢竟——推薦是流量的保證,這是一個博弈的過程。而且,被關懷的孩取消新聞源也不見得真對這些“釘子戶”有多大影響,被關懷的孩VIP俱樂部擺明了是個特權,就不能因為某些原因特事特辦嗎?既給足面子不傷害感情,又能變相激勵一把,簡直完美!繞了這么多,總體來看,百度取消新聞源這事實際上并不像預想的那樣猛烈,說是個胡蘿卜加大棒的玩法也不為過。

事實上,子會憤怒頭條號已經走在這條路上了,子會憤怒號外是個比較明顯的例證,不明顯的另一個事實是——假如你頭條上的某篇文章突破了80萬閱讀,接下來1、2天內發的內容都會受到推薦限制,本人親測多次,流量達到這個水平的自媒體人應該也不難發現這個“小秘密”。先說一個前提,達康書記也取消新聞源,對于主流、核心媒體的收錄并不影響,本人也向多位資深媒體人和站長求證了此事。

第一類,沒躲開的父母陷阱為何小站以及自媒體站,這是首當其沖的一個群體。想想也是,被關懷的孩就像互聯網圈都在講屌絲經濟已死一樣,被關懷的孩把那些“優質”的、用戶體驗好的圈住了,他們的身份感、認同歸屬感也強,支付意愿更強不是?至于后期怎么收費、怎么分成,還不是好商量?第二類,公關公司以及部分企業PR,這算是捆在一條線上的群體。